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動力機械工程學系
繁體
【書報討論】107/6/21 SOSreader釀電影專欄作家 張惠慈博士
演講時間:107/6/21(四)15:30-17:00

演講地點:國立清華大學工程一館107演講廳

演講者:SOSreader釀電影專欄作家 張惠慈博士

講題:比起「科學」,科幻電影更關心「人性」

摘要:科幻電影與科幻小說的創作者,自古至今的科幻藝術與文學家,他們所刻畫的新世界,與其說是種不著邊際的幻想,不若說是種「思想上的人性實驗」。「科學」在他們的作品中,以預先揣測未來世界的模樣,再置入人類與人性,看看在那樣的科技之下,會演化出什麼樣的社會與人倫景況,讓今日之人,重新思索人類的全面性議題,無論是關於外在的科技變化,或是內在的人性適應。

這些即將成真的科技未來,不只在形式上會快速地改變人類的社會、文化、歷史、與文明,還會於內在的心理、心靈、精神、意識層面上,大大地改造與深深影響著每個人。巨大的社會改變,將會對未來造成什麼影響,巨大的身體改造,將會為人類帶來什麼身心衝擊,這些並非三言兩語可以道盡,於是,科幻電影與小說便透過假想的社會,來模擬實驗,揣摩未來的世界,將引發哪些內在與外在的衝擊,吸引觀者省思這些即將到臨的改變,思索人類應該如何因應與準備。

於是,我們可以這著說:科幻是種思想實驗與未來試算,預期人類與人性的可能發展與危險,然後再以隱晦的方式,提醒當今人類的科技步伐,省思是否應該調整與立法。

無論是萊辛(科幻小說家)或是史匹柏(科幻電影導演),想說的應該就是上面的這些話。科幻電影一點也不是B級電影,更不是不著邊際的奇思幻想,這些故事是當代的諭示,未來的描繪,與文化的警示。無論場景設在過去、現在、或未來,都與此刻的人類文明映照對話:暗示,提醒,與建議。
瀏覽數